叁拾柒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幸甚至极

  大概算是生贺。

  认识津岛岛是在醉仙居这个群里。

  当时印象不是很深刻,只知道似乎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后来有一次,开玩笑说我想要一个cp的时候,津岛岛站出来说我可以吗。

  当时我还是一个不怎么活跃的群成员,可以说是一个小透明了。

  我俩开玩笑似的说凑合凑合,最后也就慢慢熟了起来。

  津岛岛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可爱的女孩子,跟她讲话时总是默默在旁边倾听,有时也会插上几句。

  有时候带着爱玩的心情拉她进别的群,津岛岛总是会答应。

  有段时间圈里很乱,互逆的双方撕的很凶。

  负能量爆炸的我去找津岛岛聊天,她总是很贴心的安慰我。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挺厉害的人的。现在也这么觉得。”

  津岛岛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很棒的人,遇到你真的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当时说好的联文我连一半都没有码到,津岛却已经码完了。

  我想去赶着写完,津岛却耐心的说不急不急。

  不开心的时候可能带给津岛很多负能量,真的很抱歉啊。

  

  生日快乐,我爱的小姑娘。

  愿平安喜乐,万事胜意,一生无忧。

     @津岛

  

【白魏】可乐杀精

  走链接。

不合格的小车车

祝最可爱的津岛岛生日快乐! @津岛
(求评论津岛生日快乐)

柒某人在酒楼活的不容易

  悄咪咪肝的一篇沙雕文。
    私设如山,虚拟世界。
    可能有一些小伙伴没有出现,但是!我爱你们!

  

  鬼知道今天他们会几点睡。

  皮的一批的柒某人望着半夜三更仍然灯火通明的醉仙居三个大字,发出了以上感叹。

  怂某人站在窗前,冲我挤了挤眼。

  七哥,啊不,是烟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然后笑了一下。

  怂某人的脸一下子由晴转阴,变脸速度可以参考川剧中的变脸。

  怂某人怂了。怂某人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悲伤。怂某人眼睛中泛着泪光。

  烟太冲她挑了挑眉,伸出了左手。

  她认命的交出了扁扁的钱包。

  怂某人的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脸上带着春风一般的微笑。天不怕地不怕的烟太表情突然变得温柔。

  哦,是蘑菇。

  她轻轻揉了一把怂某人的头发,然后从烟太手中夺过了她扁扁的钱包。

  怂某人感动了。怂某人的泪水快要流出来了。怂某人觉得自己的头快秃了。

  烟太乖乖跟着蘑菇走了。

  我突然看到一束光。

  哦,是从我身边的津岛眼中发出的。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蘑菇坐在位子上杰娅正聊的火热。

  冷汗从我的背上冒出来了。

  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最近发生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比如说,带鱼成精了。

  平时安安分分在鱼缸里待着的小带鱼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还是个女的。

  我们的酷盖顾恬带着她的村花经过包厢门口时恬静的地笑了一下,摆出一副没事我都懂的表情。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津岛出现在门口,对着我唱了一首绿光。

  大哥带着大嫂站在门口,大嫂的脸上尽是习惯与同情。

  我想了想天天对着八哥,啊不是春太比心说爱你的大哥,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糖果懒洋洋地趴在喇叭身上凑热闹,喇叭倒也没管她,只是轻轻把她的头又挨近了一点。

  呵,秀恩爱。

  刚成精的小带鱼傻乎乎的说了一句。

  “大家好,我是柒柒的宠物。”

  烟罗看向我的目光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二瑶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

  怂某人从橘总身后探出半个毛发稀疏的脑袋,悄悄给我做了个口型。

  “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哥没白疼你。”

  平时乖乖的小仙女千晗冲我摇了摇头。

    黑盐老师的目光却锁定在怂某人老戴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喂你们倒是听我解释啊1551

  “鱼。”

  小带鱼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单纯。

  可是兄弟你不能说话不要大喘气嘛。

  哦,一场该死的误会。

  奶球老师默默把刚刚掏出来的钱包和红包纸塞回口袋里。

  似乎误会还是挺不错的呢。(bushi)

  

  我看了看可怜的小带鱼,默默决定带她去看看我们亲爱的脆脆鲨同学。

  大堂里的鱼缸里有一只鲨鱼。

  据杰娅小同学口述,此鲨鱼厉害的不得了,鲨脸上甚至会表现出喜怒哀乐。

  柒某人表示不相信。

  当我站在鱼缸面前时,脆脆鲨那双大大的眼睛中无端流露出几丝悲伤。

  等等..鲨鱼的悲伤?

  我突然想起以前为了做促销时曾把红色包装的脆脆鲨当成了赠品。

  津岛站在我旁边,满脸严肃。

  可是您怎么看着像是一直在憋笑的样子呢?

  挂相了,傻孩子。

  小带鱼一脸惊恐的望着在鱼缸里与我四目相对的脆脆鲨,眼中含着热泪。

  你们鱼类表情都那么丰富的吗?

  大哥走过我身旁,仿佛是无意中带出了我口袋里抹茶味的脆脆鲨,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大哥果然是个狼灭。

  脆脆鲨表示很委屈,脆脆鲨快哭出来了。

  杰娅偷偷笑了一下。

  我在心里暗骂一句死不悔改。

  脆脆鲨的泪水融进了水里,脆脆鲨的鲨嘴都咧开了,表情甚至有些绝望。

  “摸骨吗?”

  啊春太我爱您!您是天使!

  小带鱼一下子变回原型跳进了水里,砸到了脆脆鲨。

  我是柒某人,我现在快要死了。

  我慌得一批。

  

  

  

不算彩虹屁的彩虹屁

  彩虹屁方便接收一下嘛 @寒扬HY (小声bb)

  认识大大是在暑假的时候,无意间点开了tag正好看到了大大那篇《你永远的二十六岁》。

  当时的我听着《他》哭成了狗,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在大大的文下面评论了关于这首歌的内容。

  现在想来应该算是ky啦,抱着不可能被回复的心情点开老福特时看到的却是大大一条条的回复。

  当时的心情真的很开心啊,就像是一下子飞上了云霄一样。

  大大真的是我下老福特以来认识到的最温柔的人啦。

  不管是文风还是性格都特别合我啊。

  

  有一次坐车出去时到了勋亭路附近,心情激动却不知道找谁分享,于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给大大发了在老福特的第一条私信。

  没想到的是大大很快就回复我啦。

   
    有一次看节目的时候想到一个梗,跟大大提了一嘴,没想到大大真的写出来了,真的很感动啊。

  

  《白月光》是我超喜欢的一篇文啊。

  温柔的文字配上这首歌竟然分外合适呢。

  “从今往后,我爱的人都像你的样子。”

  这个梗真的特别戳我了。

    白月光真的是白月光了。
  

  有时候心情不好去找大大闲聊,大大总是会很温柔的安慰我啊。

  这样好的大大值得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魏白】时光机器

超好的时光机不了解一下嘛?

寒扬HY: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在tag里看不见这个文章,我自己发也看不见小号发也看不见


小可爱啊哈哈: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大号发出去在tag里面看不到,是我自己的问题吗?




。be预警
。OOC,勿上升




。01。




  如果提前知道了我们的结局是注定不会在一起,你是否还会努力,去拥有,瞬间又永恒的爱恋。




。02。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时光机器吗?




  反正魏大勋是不信的。




  魏大勋在参与一档科技主题的综艺节目,综艺成分较少,更多的是科普和实验。这档节目最近极其火爆,原因无他,科普的东西都适时而且适当,正好满足了当代人对科学的需求,又不至于过分夸大造成人心的恐慌。
 
  这些东西魏大勋都是不在乎的,只是本期的主题有点玄乎,据说可以通过一台机器,靠着脑电波穿越时空,遇见十年后的自己。节目组里的人都对这时间机器好奇的不得了,但是这位机器的持有人,美籍华人弗兰克教授却说这个机器作为科普使用只能给节目组用一次,而且点名了这个使用者只能是魏大勋。




  虽然都有私心,但是毕竟节目更重要,而且大多数人对这东西还是表示怀疑的,拍出来的东西能不能播还不一定。于是到最后,这个体验时光机器的机会就给了魏大勋。




  上场之前魏大勋还是紧张了一下,他甚至怀疑那个巨大的机器会不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弗兰克教授像是看出了魏大勋的紧张,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地说,“Good luck .”




  本来还可以说服自己的魏大勋听过这句英语之后更加崩溃了。躺在时光机器上欲哭无泪。




  奇怪的是睁开眼睛后他看见的便是一扇棕褐色的房门,楼道里甚至还有几片白色的花瓣。房门上系着一根小小的细绳。




  犹豫了一下,魏大勋还是推开了门。




  屋内倒是没有想象中的恐怖场景,整整齐齐的家居环境和淡淡的古木一样的香水味。一个男人正蹲坐在客厅的角落里,似乎是在收拾东西。




  “你是......”魏大勋缓缓开口,然后惊愕的愣住了,面前的男人,有着和自己近乎相同的脸。




  他,就是十年后的魏大勋。




   




。03。




  奇怪的是,眼前这个魏大勋却仿佛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抬了下头,便又低下头开始收拾东西,“我叫魏大勋。”




  “嗯....那个,我也姓魏叫我小魏吧。”




  “小魏。”四十岁的魏大勋说出这句话,语气中还掺杂着淡淡的笑意,“你是想问我些什么吧,据我所知你只能在这待十分钟,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你知道我会来?”




  四十岁的他但笑不语,“抓紧时间吧。”




  “那,你...父母都还好吧。”




  “挺好的,他们身体一直都不错。”




  “你,还是单身吗?”




  “不是......也可以说是。”




  三十岁的魏大勋挠挠头,犹豫着还要不要问些什么,眼前人却把手里的行李箱合上了,然后拿出一块巨大的白布将面前的沙发蒙上。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跟白敬亭后来关系很不好,你们也没有在一起,你后来结婚了,对象也是另有其人,你们俩有缘无分。”四十岁的他最后深深的看了三十岁的自己一眼,“我真羡慕你。”




  然后便又转过身,开始收拾房间,最后,整个屋子里的东西都被他用白布蒙了个严实。




  魏大勋想说话,却再难开口。




。04。




  再睁开眼已经是节目上了,主持人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场上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弗兰克先生负手而立,站在舞台边上,脸上是看不清的表情。




  “感觉如何。”主持人将魏大勋扶起,并递给他一杯水,“你知不知道刚刚那十分钟你甚至没有心跳。”




  “没有心跳吗?”




  他看着场上的热闹,竟不知道刚刚一切究竟是一场梦或是真实的未来。




  节目结束后魏大勋拦住了弗兰克教授,教授却像是准备好了一样,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带笑。




  “教授,那个,时光机器里看见的,是真实的未来吗?”魏大勋这话说的怯懦,因为他真的没资格去质问人家教授的东西,却又不敢相信。




  弗兰克没有回答,依旧那样看着他的眼睛,半晌说出了一句,“你比十年后看起来精神。”




  “为什么选我呢,我在国外应该没什么名气吧。”魏大勋挠挠头,甚至不敢直视弗兰克的眼睛。




  “我的一个朋友,拜托我的。”弗兰克没有介意魏大勋三脚猫的英语,反而用着蹩脚的中文极力的解释着,“我跟你,也可以是朋友。”




  “那真是太荣幸了。”魏大勋前倾身体,和弗兰克留了握了手后留了联系方式,只是整个人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这几天的魏大勋一直不在状态,甚至有点病殃殃的。经纪人看他最近确实是累到了,就干脆给他放了一个礼拜的假,让他好好休息。




  于是魏大勋就这样在家宅了整整六天,直到第七天一大早,他就被一阵砸门声吵醒了。




。05。




  少年站在阳光里,手里拿着的是给他准备好的早餐,脸上的笑容都是清爽的味道。




  魏大勋觉得自己要完了,也明白为什么四十岁的自己会说出那句“我真羡慕你。”




  因为此时的自己,爱恋这这样一个美好的少年啊。




  “愣着干嘛呢,让我进去啊。”白敬亭在魏大勋腿上踢了一脚,然后就自顾自的走进了房间,把手里的包子和豆浆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他们两个最爱吃的一家,一打开袋子,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香味。




  “白白你太好了,知道哥哥这两天在家闷着可馋死了。”魏大勋没有客气,拿起一个包子就塞到了嘴里。也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这才是他真正的生活,他这么多天所面对的陌生的恐惧,不过是他最最陌生最最未知的未来 而那些未来,现在还远的很。




  最爱的少年,还在身边。




  “我可听说了啊,这两天你外卖都很少定,全吃的泡面啊。”白敬亭插上吸管喝了一口豆浆,醇香浓厚的甜味瞬间溢满口腔。




  “这不是等着你来解救哥哥嘛。”魏大勋看着他,笑的一脸傻气。




  “你少贫。本少爷来找你可不是解救你来的。”




  “那要干嘛啊,以身相许啊?”




  白敬亭红了耳朵,用力的翻了个白眼。




  “陪我吃火锅。”软软糯糯的声音,因为嘴里有包子,说出来还带有一丝撒娇的味道。




  “噗.....你这是得多想哥哥,这么别扭的理由都能想出来。”




  白敬亭没在回话,这是专心的吃着包子。




  “白白啊。我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




  “嗯?”白敬亭还在用心咀嚼,没有抬头。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以后会怎样怎样,你不满意他所说的未来,你会选择相信吗?”魏大勋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紧张,握紧了手里豆浆的纸杯。




  “怎么有人给你算命啊?”白敬亭觉得好笑,抬起头看见的确实一个认真而且带点犹豫的眼眸。




  “别信,你不喜欢的未来就不要相信。”




  “那......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吗?包括十年后。”




  “当然了,咱俩谁跟谁,我可是得做你一辈子的爸爸。”白敬亭表面上笑的开心,心里也明白魏大勋时不时的自卑,他觉得大概是这傻家伙又在哪里看见了什么不好的言论,搞得这几天都神经兮兮的。




  “我就随便问问啦,你快点吃,吃完咱俩出去逛逛。”




  “真是的,我不来你一连六天也想不起来出去逛。”白敬亭没好气的回着话,吃饭的速度却自然而然的加快了。
  




。06。
  




  城郊这两天新建造了一个花海,浪漫的不得了,这个时间才刚刚开放,来的游客还很少。白敬亭说一定要过来看看漫山遍野的魏大勋本体的地方会有多好笑。




  话是这么说着,到了地方的两个少年还是专心的沉浸在了大片大片的花海里面了。他们沿着条木质的小路静静的走着,渐渐的感觉就上了山,然后入眼的,便是一大片白色的花海,美得惊心动魄。




  “大勋,你知道这花的名字吗?”白敬亭突然拉住了对方的手腕,表情专注而认真




  “大勋花?”




  “嗯,我之前听说这里要建花海可以提前买一块属于自己的花圃,我就买下了这一小块,花都是我亲手种的。”白敬亭说着,耳朵越来越红,“我种这些花的目的,就是想......”




  话没有说完,迎来的是一个漫长而甜蜜的吻,剩下的都不必再说。




  其实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未来有无数个可能,只有那个犹豫不决懦弱的魏大勋才会把白敬亭给弄丢,而现在这个魏大勋,会用全部的生命用尽全部的爱着他。




  “我爱你。”




  “巧了,我也是。”




  那天后来的事就变得很简单了,他们一起沿着各种小路穿梭在花海里,彼此为对方拍照,在象征姻缘的牌子上写下彼此的姓名。爱意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时候到了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该来的就一定会来。




  他们一起吃了火锅,又破天荒的一起逛了商场,偶遇了粉丝还好脾气的一起合照,他们是最合拍的,也是最般配的。




  “担心那么多干嘛,我跟白白就应该在一起。”魏大勋看着相机里的那个人,眉眼弯弯的全是笑意。




  “你自己嘟囔啥呢,过来看看哪双好看。”




  “来了来了。”




 




。07。




  时间是一台机器,能磨平所有人的棱角,磨光那些个性,甚至磨散那些感情。




  但是时间总是顺着轨迹一点一点前进的,提前窥探的秘密,总要在很久之后像烟花一样,爆炸,毁灭。




  弗兰克已经不再研究时光机器了,他的科研所甚至濒临倒闭,他也乐的清闲,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买个间屋子,整日喝茶看书,过得惬意自在。




  一生都在竭力研究时间,最后却心甘情愿让时光就这样慢下来,真的无聊又真的有意义。




  这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佣人说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四十岁的先生。




  魏大勋坐在弗兰克的面前,一杯浓茶喝的十分急躁。




  “没想到你爱喝茶啊,我以为你是个长着中国人脸的十足的美国人人呢。”魏大勋现在已经能说着流利的英语跟弗兰克攀谈,但是却怎么看都少了当年那一股神气。




  “这些东西,让人心平气和,不浮躁。”弗兰克说着又为对面斟了一杯茶,一时间屋内茶香肆意。




  “你不研究时光机器了?”魏大勋手指把玩着茶杯,嘴上的话听起来像是漫不经心。




  “你还是这样,越在意的事情越用一点不在意的语气。”弗兰克笑意更甚,“当年就是,明明想问我你后来会不会和白敬亭在一起,却偏偏要拐弯抹角的。”




  “白敬亭......一个月前走了......”




  魏大勋敛了笑意,垂下了眼睛。




  “我知道。因为时光永远都是这样,怎么都无法改变的。哪怕你总是希望三十岁的你当初能够醒悟不跟他在一起。”弗兰克端正了身子,“跟我讲讲吧,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按照发展,你该讲了。”




  “你啊,十年前就告诉我多好。”




  “十年前说了你会信?”




 
。08。




  “我们在一起了,一开始真的很幸福很甜蜜。我们把对方划进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里,用自己的全部去取悦着彼此。”




  “那个时候真好啊,两个大男人硬是浪漫的不像话。我们在摩天轮的最顶层接吻,在凌晨三点的马路上牵手,在同性恋合法的第一天就去登记结婚。我们不怕外界的任何流言蜚语,我们以为只要爱着彼此就能有天长地久。”




  “后来......”魏大勋转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溢了出来,烫红了大片的皮肤,他的眼睛立马就红了,不知道是因为烫的还是因为故事。弗兰克去给他拿了药,回来的时候对方的情绪显然恢复了不少。




  “我出轨了。”四个字说完像是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




  “那是我们公司一个新来的小姑娘,一个小模特,一直聊骚着不少人,我也没在意跟她的密切接触......”




  “那天聚会上,我喝多了.......”




  “我真的很害怕,不是因为那一个晚上,而是因为我发现,我似乎对她的兴趣,已经超过了白白。我开始频繁的和她约会,把心思都给了她,甚至忘记了跟白白的结婚纪念日。”




  “那天他骗我说不回家,准备给我个惊喜。就这样,捉奸在床了......”




  魏大勋说着,整个人都在抖,“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白白,也从来没这样希望自己赶紧就去死。”




  “他就留下一句,魏大勋你真恶心,就走了......我去追他,出了门才发现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我找不到他,怎么也找不到。 ”




  “我发了疯的在城市里面跑着,顾不上有人发现了我是谁,也不害怕有什么报道,我只想找到我的白白。”




  “我真的该死,那个明媚的像阳光一样的少年啊,我怎么能这样伤害他......”




  “我找到他的时候,红色的血掺着雨水流到了我的脚边。我跑了那么久,这一刻哪怕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却怎么都不敢往前走。”




  “他就躺在那里,旁边围了一群人,救护车还没有来。他的表情还是痛苦的,我想他这辈子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那句......”




  “魏大勋你真恶心。”




  说到这里,这个四十岁的老男孩已经泣不成声。捏着茶杯的手抖得扶不住桌子。




  “我那么爱他,他那么爱我,可是,我怎么就......”




  弗兰克起身,从架子上拿出来一个相册,里面夹着一张照片,里面的魏大勋对着镜头笑的很好看。




  “还是当年的你精神。”




  魏大勋抬头,看了看弗兰克后摇摇头笑了,“还是你好,这么多年都是这幅样子。”




  “可是我的心已经老的不像样子了。”




  弗兰克对着窗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09。




  魏大勋回到他们的家开始收拾东西,他别了影坛和工作,找了个小镇买了个店面卖卖茶水,只剩下清闲。




  他终究过上了,弗兰克一样的生活。
  
 
  门突然开了,脚步声渐渐走近。




  “你是......?”




  魏大勋抬起头,看清来人后低下了头,“我是魏大勋。”




  骗骗你吧,骗骗你也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哪个时空的你,就想明白了,不再走这条万劫不复之路了呢。




 




  “我会跟白敬亭在一起吗?”




  魏大勋愣住了,因为他记得十年前的自己不是这么问的。




  “你.......会。”魏大勋漏出了一个笑容,“你们会过得很幸福很幸福。”




   




  弗兰克坐在茶馆里,看着手机里白敬亭的照片笑了。




  “小白啊,我拼命研究了这么多个时空,为什么当初的我怎么回答,最后都是这个结局呢.......”




。10。




  大概永远都是这样吧,永远都得走这一条路。
  




  我试过很多种方法,找到曾经的你,找到曾经的我,却怎么都无法在最后一刻留住你。




  我不信命,不信所谓的机器,我信奉爱情,有爱饮水饱,最后却总在那一瞬间忘记。




  我那么爱你。




   




。11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弗兰克先生悄无声息的走了,这个研究了一辈子时光机器的人终究没抵得过时间。
 
  他的墓碑上,带着褶皱的脸上两个酒窝灿烂动人,一如少年模样。
  




  墓碑上只有小小的一行字
 
  ————魏大勋,白敬亭爱人。
 
  




人与人之间的结局谁来决定
要人不得不愿意
曾经灰的天空也许还能放晴
只怕最后已来不及




——END


冲。

津岛:

醉仙居冲鸭!

唐宋居:

占tag致歉,一天后删。
宣个群,无差,山花女孩都能进!大家都是戏精话多又有趣,过生日可以给你唱八个版本生日快乐歌那种,大家都很温柔没有戾气,都是很会夸人长得又好看脾气还很好的仙子,聊梗聊脑洞完全ok,每次发糖二百多人陪你狂欢!只要你话多不怕没有存在感!群号:179608716

除了是山花女孩群之外还是一个大酒楼,持续招员工中!!

派大星!我们一起去抓水母叭!

喜欢苏苏,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以后也不会后悔,我知道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也会有半夜偷偷在主页宣泄负面情绪的时候,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喜欢她的人发过脾气,能遇到苏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最后表白苏苏,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想法,那样会让自己活的很累。晚安,新的一天总会来到的。 @狗血苏本苏 苏苏要相信自己真的很棒,三七会一直支持你的!
虽然这只是我看到的,但我相信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是你们所说的那种人,谢谢。

永不删

山花孤儿院

救救崽崽们吧呜呜呜,谢谢!

不加糖的二瑶瑶瑶瑶:

救救孩子


·杳安:



领养一个孩子吧超可爱的







阿娅仔。:







大家救救孩子!








山花孤儿院:
















你还在为无法写自己的脑洞烦恼吗?
















你还在为没有精彩的脑洞而困惑吗?
















 
















这里不仅可以收容各大门路的梗,还可以抱走你钟意的梗!
















无法抚养的孩子都可以送到这个孤儿院来,等待好心人收养。
















卖孩子投梗方式:
私信,可要求匿名或不匿名。
















 
















领养方式:
写手想认领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在梗下面评论,谁先评论谁就抱走!
领养成功的太太写出来要艾特原梗主,若原梗主是匿名者,就艾特山花孤儿院。
















 
















无法抚养的孩子都可以送到这个孤儿院来,等待好心人收养!!!
















 
















快来救救孩子!












[魏白]沉沦

(今天的文笔渣依旧一批,仍然ooc,依然短小)
(今天的取名依旧很废)
(大家忍耐一下吧,谢谢)
(私设甄公爵死因与白邮差无关)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坐在他对面的人睁大了眼睛,专心致志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白邮差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眯起了眼睛。
  小孩不满的嘟起了嘴。
  眉眼间倒有几分魏管家的模样。
  他的思绪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年冬天的雪下的很大。
  他小心翼翼地敲开那扇大门,握着信的手不住地发着抖。
  那天魏管家笑容灿烂,像是春日里的暖阳。
  白邮差心跳漏了半拍。
  那是他此生难遇的良辰美景。

  随着白邮差送信次数渐渐多了,他与魏管家也熟了起来。
  魏管家总是站在门口,端给他一杯咖啡,静静地笑着听他说话,偶尔插上几句也总是礼貌又疏离。
  白邮差话很少,碰到魏管家时却像个话痨。
  他总是扯西扯东直到魏管家忍不住露出笑时才停下来喝一口咖啡。
  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魏管家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甄公爵死了。
  需要白邮差送去的信件越来越少了。
  他与魏管家渐渐断了联系。

  “那...后来呢?”小家伙看向白邮差的眼神中的怜悯他自己都没察觉。
  白邮差很讨厌这样的眼神。
  可小家伙的眼睛像极了魏管家。

  后来魏管家和鬼夫人结了婚,白邮差才知道魏管家原来姓委。
  后来白邮差辞了职去周游世界。
  就在他们结婚那天。
  鬼魏二人的婚礼请帖被他小心翼翼的收在包里。
  被抹掉的鬼夫人名字上赫然是白邮差三个大字。
  他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那个人从没喜欢过他。

  他在孤儿院看到了一个孩子。
  唇边小小的梨涡像极了魏管家的模样。
  说来也奇怪,一直漂泊不定的白邮差居然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定居了下来。

  “我的故事说完了。”
  小家伙喝完了杯里的果汁。
  白邮差牵着他走到门口,在招待人员面前停下了脚步。
  “15座的单我也买了吧。”

  白发苍苍的男人搂着身边同样老去的女人,眉眼间满是笑意。
  夜色遮住了白邮差嘴角的苦涩。
  能怎么办呢?
  他们都老了。

(呜呜呜群里管邮太甜了。。不写虐对不起他们)
(今天是 @挽星月 拖更的第2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