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柒

【开学请假】小透明

派大星!我们一起去抓水母叭!

喜欢苏苏,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以后也不会后悔,我知道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也会有半夜偷偷在主页宣泄负面情绪的时候,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喜欢她的人发过脾气,能遇到苏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最后表白苏苏,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想法,那样会让自己活的很累。晚安,新的一天总会来到的。 @狗血苏本苏 苏苏要相信自己真的很棒,三七会一直支持你的!
虽然这只是我看到的,但我相信这样一个人不可能是你们所说的那种人,谢谢。

永不删

在线求一个画手太太,我可以陪你聊天,陪你玩游戏,为你写文,什么都可以,求一个画手太太QwQ

山花孤儿院

救救崽崽们吧呜呜呜,谢谢!

不加糖的二瑶瑶瑶瑶:

救救孩子


·杳安:



领养一个孩子吧超可爱的







阿娅仔。:







大家救救孩子!








山花孤儿院:
















你还在为无法写自己的脑洞烦恼吗?
















你还在为没有精彩的脑洞而困惑吗?
















 
















这里不仅可以收容各大门路的梗,还可以抱走你钟意的梗!
















无法抚养的孩子都可以送到这个孤儿院来,等待好心人收养。
















卖孩子投梗方式:
私信,可要求匿名或不匿名。
















 
















领养方式:
写手想认领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在梗下面评论,谁先评论谁就抱走!
领养成功的太太写出来要艾特原梗主,若原梗主是匿名者,就艾特山花孤儿院。
















 
















无法抚养的孩子都可以送到这个孤儿院来,等待好心人收养!!!
















 
















快来救救孩子!












[魏白]沉沦

(今天的文笔渣依旧一批,仍然ooc,依然短小)
(今天的取名依旧很废)
(大家忍耐一下吧,谢谢)
(私设甄公爵死因与白邮差无关)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坐在他对面的人睁大了眼睛,专心致志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白邮差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眯起了眼睛。
  小孩不满的嘟起了嘴。
  眉眼间倒有几分魏管家的模样。
  他的思绪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年冬天的雪下的很大。
  他小心翼翼地敲开那扇大门,握着信的手不住地发着抖。
  那天魏管家笑容灿烂,像是春日里的暖阳。
  白邮差心跳漏了半拍。
  那是他此生难遇的良辰美景。

  随着白邮差送信次数渐渐多了,他与魏管家也熟了起来。
  魏管家总是站在门口,端给他一杯咖啡,静静地笑着听他说话,偶尔插上几句也总是礼貌又疏离。
  白邮差话很少,碰到魏管家时却像个话痨。
  他总是扯西扯东直到魏管家忍不住露出笑时才停下来喝一口咖啡。
  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魏管家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甄公爵死了。
  需要白邮差送去的信件越来越少了。
  他与魏管家渐渐断了联系。

  “那...后来呢?”小家伙看向白邮差的眼神中的怜悯他自己都没察觉。
  白邮差很讨厌这样的眼神。
  可小家伙的眼睛像极了魏管家。

  后来魏管家和鬼夫人结了婚,白邮差才知道魏管家原来姓委。
  后来白邮差辞了职去周游世界。
  就在他们结婚那天。
  鬼魏二人的婚礼请帖被他小心翼翼的收在包里。
  被抹掉的鬼夫人名字上赫然是白邮差三个大字。
  他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那个人从没喜欢过他。

  他在孤儿院看到了一个孩子。
  唇边小小的梨涡像极了魏管家的模样。
  说来也奇怪,一直漂泊不定的白邮差居然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定居了下来。

  “我的故事说完了。”
  小家伙喝完了杯里的果汁。
  白邮差牵着他走到门口,在招待人员面前停下了脚步。
  “15座的单我也买了吧。”

  白发苍苍的男人搂着身边同样老去的女人,眉眼间满是笑意。
  夜色遮住了白邮差嘴角的苦涩。
  能怎么办呢?
  他们都老了。

(呜呜呜群里管邮太甜了。。不写虐对不起他们)
(今天是 @挽星月 拖更的第24天)

[魏白]愿

祝院里的小可爱 @溪.璐薇 生日快乐~
(是半元次首尾的锅)
(文笔极渣,ooc,短小慎入)

  “我该回去了。”
  他自顾自的说着,面前的人低着头,就像听不到他的话一样。
  魏大勋走过去想拍拍他肩膀,手臂却直直穿了过去。
  在他身边待得久了,连自己已经死了都忘了。
  他本来就听不到啊。

  “我走了。”
  专心致志看电视的白敬亭突然转过身,朝魏大勋的方向看了一眼。
  魏大勋下意识想躲开。
  可白敬亭的眼神透过他飘向了远方。
  他觉得眼睛涩涩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可是灵魂是不会流泪的啊。

  一天要过去了。
  白敬亭在日历上记录下日期。
  他离开的第99天。
  又开始有点心绪不宁了。
  就像是很重要的东西离开了。
  可他看不见。

  他有点怀念那个温暖的怀抱了。
  那个总是会轻笑着抱着他的人已经离开了。
  偶尔看到他留下的照片时白敬亭的心总会跳的很快。
  遇见他以后的习惯还是没改。
  偶尔习惯性点了两份东西时对面久久没有动静,他才惊觉那人已经不在了。

  晚上的夜空很晴朗。
  他突然看见有流星划过天际。
  耀眼夺目得就像是那人在他生命中留下的痕迹。
  短暂的就像他在他生命里存在过的时日。

  白敬亭闭上眼睛。
  许个愿吧。他想。
  那就...让他回来吧...拜托了。

  他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笑。
  熟悉得过分。
  白敬亭紧紧握住身边人的手。
  “大勋?”
  “我在。”

  “看,是流星。”
(今天是 @挽星月 拖更的第23天。。。)
(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魏白魏]末日

(ban ci yuan首尾的锅)
(文笔极渣,ooc,极短慎入,私设外生物入侵,意识流严重)
  (他们逼我写的。。)
山花精神病院建院102天快乐~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全世界陷入了恐慌之中。
  窗外的黄沙飞扬,一滩血迹静静躺在地上。
  “大勋。”
  似乎是感觉到身后的温度,魏花匠缓缓睁开了眼。
  “嗯。”
  白大神轻轻从后面环抱住魏花匠,头也靠在了他的肩上。
  蓬松的头发蹭得魏花匠有点痒。
  “冰箱里的食物快吃完了。”

  “还...够几天?”
  魏花匠的声音有点发抖。
  “三天吧...”
  肩头有些湿润,他一回头就看见了白大神泪流满面的样子。
  魏花匠转身紧紧抱住了白大神。

  “别哭了,我去去就回来。”
  魏花匠轻轻揉了一把白大神的头发,起身拿了件外套。
  “早点回来。”
  “嗯。”
  白大神觉得他出门时的笑容似乎是自己一生看过的笑中最好看的了。
 
  前往补给处的路充满危险。
  入侵的外生物守候在路上。

  魏花匠急急忙忙买了好几包食物便走。
  补给处的老板仍然做着发财的梦,坐在椅子上数着钱,脸上挂着笑。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
  过去一个小时了。

  前面传来一声尖叫。
  魏花匠小心翼翼走进浓雾中,眼前模糊一片。怪物猩红的眼睛扫视着周围,獠牙上满是鲜血。
  他悄悄加快速度跑出了浓雾,仔细确认怀里的食物没有丢失后才敲响了房门。
 
  白大神一下扑进魏花匠怀里。
  昔日高冷的电竞大神躺在他臂弯里,哭得像个孩子。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魏花匠鬼使神差的拉起衣袖看了一眼。
  然后紧紧搂住了白大神。

  窗外传出一声巨响。
  怪物与一位少年一同倒在地上。
  黄沙渐渐散了。
  魏花匠笑了。

  “大勋!你看外面!”
 
  “大勋?”

 
  “大勋...”
  “你不是最喜欢旅行了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
(今天是 @挽星月 拖更的第18天。。)

 

瞎bb

  (没写贺文所以摸鱼)
  (请勿当真)
  (如果撞梗私我,不妥删)

  白白是个傲娇的孩子。
  他委屈时不爱说话,情绪却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人人都能看得出他不高兴。

 
  勋勋是个害怕孤独的孩子。
  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
  他委屈时很少表露在脸上。
  很少人能感觉到他不高兴。

 
  可是白白总能知道勋勋不开心。
  他会在勋勋委屈时默默抱住勋勋。

  “勋勋委屈,但是勋勋不说。”
 
  “为什么呢?”
 
  “因为白白知道啊。”
 
  “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
 
  “白白知道就够了。”
 
  End.

(今天是 @挽星月 拖更的第15天~)

(七夕快乐~)

[齐屠]搁浅 (七夕贺文)

(ooc,文笔极渣,慎入,脱离现实,意识流)
(没看过电影,如果有不足之处请指出,谢谢)
 
  耳机里的声音渐渐模糊了。
  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个篮球场上,单纯执着的男孩腼腆地笑着,场边女孩子的加油声渐渐听不清了,齐景轩脑海中只剩下男孩好看的笑容。
  醒来时耳机仍然挂在耳边,枕头上湿了一片。
 
  大概每个人的青春里都会有这样一个人吧。
  他不算特别,却是你心头的白月光。
  齐景轩不喜欢美好的事物,却在看到屠小意把自己随手画出的小乌龟描成一朵向日葵时忍不住的嘴角上扬。
  夕阳的余晖静静撒在少年身上,安静的侧脸显得格外美好。

  姚哲恬告白了。
  她紧张地说出“我喜欢你”时齐景轩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屠小意的笑脸。
  屠小意望向姚哲恬时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他回过神来时眼前已不见女孩的身影,拒绝的话语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屠小意喜欢姚哲恬。
  齐景轩踢了踢脚下的石头,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看到网吧里屠小意被打肿的眼睛时,齐景轩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揪了一把似的,生疼。
  他冲过去,抬脚狠狠踢向那人,出手时凌厉得不像在学校的自己。
  拳头无意识地挥着,被打到时也没有疼痛的感觉,齐景轩脑海中只剩下男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画面。
  余光中看见有人打向屠小意,男孩缩成小小的一团,认命似的等待着。
  他来不及多想,闪身挡在屠小意面前,硬生生吃下了一拳。

  三个少年静静地并排坐着,看着彼此脸上的伤痕,突然笑了出来。
  齐景轩放肆的笑着,屠小意盯着他不自觉出了神,明明打架时凌厉的吓人,现在笑容却轻松的判若两人。虽然还是让人搞不清,但这个一直虚无缥缈的家伙,终于开始有了轮廓……

  屠小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漫画家。
  他提到漫画时,眼睛亮亮的,像是只懵懂的小鹿。
  齐景轩找遍好几个书店才找到一本合适的漫画。郑重的递到姚哲恬手中,紧张地嘱咐她好久才放心。
  齐景轩偷偷躲在阴影里,看着屠小意兴奋的神情,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发现的弧度。

  少年的眼睛像一片浩瀚的海洋,他搁浅在了沙滩上。

  齐景轩走的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雨。
  他走到巷口,刚好看见男孩骑自行车载着女孩,车铃声在雨中听不清楚。
  可男孩脸上的笑容却是在他面前从未有过的灿烂。
  齐景轩在雨中站了好久,走出几步差点摔跤。

  齐景轩的位置空了。
  黑板报被他画得乱七八糟,一朵向日葵却安安静静的立在黑板一角。
  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连个联系方式也没留。
  走得干干净净。

  后来再见面是在屠小意的婚礼上。
  齐景轩认认真真提前几个小时把西服整理的干干净净,到现场时早了半个多小时。
  屠小意牵着新娘的手,远远地冲着齐景轩挥了挥手。
  新娘没有姚哲恬好看,和屠小意站在一起却显得格外相配。
 
  床头摆了一瓶安眠药,在杂乱的床上显得分外刺眼。
  躺在床上的人早已没了气息。

  床边一盆向日葵无助的垂下了头。
 
  End.
(今天是 @挽星月 拖稿的第15天)
(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七夕快乐~)
(不太会写文,不足之处请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