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柒

所见皆是意中人。

拉全。

短小,ooc。

白rap对魏全能的第一印象是一位老腰不好腿不好除了努力屁都没有的家伙。

毕竟是从f班飞上来的人。白rap手里玩着大金链子内心稳如老狗。

下一秒魏全能破门而入,砰的一声砸到……啊不是扑到白rap身上。

得,至少劲儿大。白rap默默推开嘴里叫着白白的大型金毛,表面依然平静如狗。

叮咚一声铃响,撒微笑穿着骚气的小皮鞋,身后跟着扎着脏辫的小幺何美男,背着手一声没吭进了门,叫出了声儿。

“哎呀我的妈呀,伤风败俗——伤风败俗!”

躲在他背后的何美男探头出来,捂着眼的五指张开老大条缝,一看,自家小偶像衣服乱着,魏全能害羞得钻进他怀里了。

何美男心中一痛,感叹白菜被猪拱了,下一刻抑制着内心的悲愤大声把nznd几个出道备选成员喊了出来。

——毕竟爱豆哪有八卦消息重要。某忙内如是说。

贾跳舞揉着眼睛不急不忙走出来,正好看见自家小全能乖乖钻在rap怀里,便无所事事站墙边儿看戏。

魏全能这才意识到不对,慢吞吞摸了把头上的卷毛准备起身,正好对上三个人六只眼睛,吓得够呛,刚想着悄没声儿地溜走,那仨整整齐齐把他拦住了。

全能哥肯定是哭过了,你看头发都湿了。何美男自顾自分析着,撒微笑无脑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家小全能肯定被欺负了,你们看白rap那样儿。贾跳舞愤愤不平,就差伸手把他家小全能搂怀里呼噜毛了。

白rap拿着金链子的手微微颤抖,压下声音问了句,您们能听我解释一下吗?

那仨看热闹的目光唰地一下转过来,白rap咽了口唾沫心想,探照灯亮度挺高,该换了。

是这样的,我正在…想着魏全能,然后他就一下子扑过来了。

三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表示不信,白rap大步走过去拉着魏全能说,您来解释解释。

魏全能半天没反应,白rap低头一看,行嘛,一不小心牵着人手了。

贾跳舞嚷嚷着对我们家小全能二次伤害了就想往前扑,扑到中途被白rap的aj绊了一跤,只好作罢。

魏全能挠挠后脑勺挺不好意思的说,是我那啥白白的。

撒微笑何美男贾跳舞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了,还没忘了锁上门给他俩点私人空间。

贾跳舞还冲白rap挤了挤眼意思是别辜负了我们家小全能,被三人里长相最成熟的撒微笑瞟了一眼便转身走了。

一时小小空间里就挤下俩人,魏全能蛮不好意思的说,抱歉了白白,我一会儿就跟他们解释去。

白rap挺不高兴把他扯回来,说,魏全能你解释什么解释,他们能信么?

魏全能愣了,问他,那咋办?

白rap放下金链子说,能咋办,假戏真做呗。说着就跟啃鸡爪似的亲上魏全能,发泄气儿似的。

魏全能小心翼翼试探,白白你没生气啊?

白rap翻了个白眼说,没办法,我生气范围内不包括我男朋友呗。

后来的我们没有走到一起——魏全能干巴巴唱着歌,盯着提词器像饿狼看食物似的。

白rap走过去一下子把提词器遮住了,魏全能停下来冲他嚎,白白你干嘛呢这是决赛——决赛懂么?

白rap被凶一顿后走开来,挺不高兴冲他小声喊了句什么话,魏全能没听清。

下了台,白rap拦住他堵在后台,猛的一顿亲。

他气喘吁吁说,魏全能你知道咱俩什么关系么?

魏全能缓了口气说,还能啥关系,谈恋爱呗。

白rap摸了把他卷毛,说,不是这样的魏全能,咱俩是能一直走下去的关系。

——能一起凑合过一辈子的关系。

摘纪录:

有句话你想想,取是能力,舍是境界。
                                            ——《破风》

是置顶!

  这里是叁拾柒,可以叫我柒柒或七七(反正名字贼多就是了)。

  是个沙雕文爪,想到啥写啥(一时间写不完就咕咕咕辽)。

  爱好是炖die鱼,博爱和听音乐。(我爱的人都超可爱)。

  站的cp目前是毕佳和山花。总之都是我喜欢的人俩对都割舍不了。也吃水仙(应某喧要求加的)

  喜欢的明星是超可爱的小珺,十六岁的淘气小贾,酷哥不举铁和吉林甜心魏大勋。

  QQ是2151644892,欢迎来骚扰!(bus)

  十级话痨选手,更多沙雕技能欢迎大家来发掘!

  最后是超可爱的 @津岛 太太。摸着良心说句话,我超喜欢里啊!

  和娅娅一样都是小驴爱好者。

  05年出生的鸽子三七。(超喜欢杳杳!不许欺负她啦!)

  双标严重。爱看看不看走。欺负杰娅 怂怂 津岛(这位老师你敢欺负试试。) 二瑶她们我揍哭你。

  多情,见一个爱一个。

  想到什么以后再加叭。

【山花】别亦难

这位是!超可爱的津岛老师!超级可爱超级棒呜呜呜!

想带你去看烟花然后对你说:烟花没有你的文一半好看喔!

津岛:

无差 无差 无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感觉被我写成了魔幻故事(bushi)

大概是一个关于孟婆汤变质的故事

前世戳这里!

三七太太我爱里啊啊啊啊啊!!

1

魏大勋做了一个梦

一个人在下坠

魏大勋想起了他在澳门塔蹦极的场景

只是那个人没有绳

他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两边有没扎上去的碎发,穿着异于现代人的服装,右眼下有一颗痣,连魏大勋看到他都有一丝莫名的心动,而这画般俊俏的脸庞,却连着他手中的玉笛一同坠入了万丈深渊

然后他醒了

自从做过这么一个无厘头的梦之后,那个人就时常出现在魏大勋的脑海中

但是他却始终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了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白敬亭

那原本像是被浓雾掩住的脸一下生动起来,然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2

白敬亭跟那人长得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眉眼,还有一样的泪痣

魏大勋心头一颤

他不由自主地主动去与白敬亭搭话,去深入了解他。他们一起录了综艺,又一起拍了电视剧,到现在已经在彼此心中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

可谁知道魏大勋接近白敬亭的初衷只是为了一个无厘头的梦

3

魏大勋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4

他看到一个小男孩诞生在一户平凡人家,眼角的泪痣是他的标志

侦探的本能告诉他那是白敬亭

果然不出他所料

于是他从白敬亭的出生看起,看他练钢琴被老师打手心,看他叛逆期逃课打篮球,看他走向演员之路。一路看到他和自己相识相知到相恋,魏大勋突然有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感觉

5

魏大勋醒了

他莫名觉得心里堵得慌,平时没事喜欢在家里自己待着的他头一回这么想下楼逛逛

外面正下着大雪,他撑着伞走了出去。逛着逛着,不知怎么就逛到了家附近的一座旧火车站,更奇怪的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家附近有这样的一座火车站。他在那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遇到了穿着单薄,冻得有点发抖的白敬亭,他手里还握着一支玉笛

“奇怪了,我怎么没看见他学过吹笛子呢”魏大勋心想

“小白!哥哥在这呢!”他挥挥手大喊

白敬亭回头的那一瞬,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个身着天青色衣服的少年,是顾南衣

而他,是赵信执

“大勋?我等你好久”

“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的笛子啊”

“我知道啊,赵信执?”

白敬亭笑笑,又加上一句

“刚见着你那天我就看出来了”

“可惜有个傻子现在才反应过来”

6

“我还以为你死了”魏大勋笑道

“你的寒症没一块被带过来吧”

“没,我好着呢”

魏大勋顿顿,还是下定决心说

“对不起”

“我俩谁跟谁啊哥,说啥对不起”

魏大勋见白敬亭没有生他的气,便搭上白敬亭的肩

“走,哥哥和你吃肉去,八块”

“嗯”

“你知道吗,我以为你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我俩就又要等下辈子了”

“哥哥这不是想起来了吗”

......

7

兜兜转转,有情人终将相遇

总有一天,他们仍会分离

目送彼此,奔赴大千世界

此时此刻,只幸花与木风月共赏

END

新雨霁,虹云生

长河连天奔至世人脚下涨落匀息

流年不歇,银河不远

与光同源,你向我走来

此情此景,与传说中并无二致

(摘自《流云驻足时》)


相见时难

  无差,ooc严重,和津岛岛的联文文。(指路 @津岛 )
  
  
0
  
  今年的雪下的很大,厚厚一层铺在地上。

  也不知他能否找到归途。

  雪再大却也比不上那年。

  

1

  他刚裹上大衣走出门时看到了一个人。 

  水青色衣衫,算不上平整,薄薄的一层衣衫在冬天显得分外显眼。

  他手里有只叶笛,已经有些发黄了,紧紧的握着,很珍惜的样子。

  赵信执小心翼翼拍了一下他的肩,那人却下意识地伸手扫过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

  他只感觉那人手凉的有些令人意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躺在冰凉的雪地上了。

  仿佛是听到了动静,安安稳稳坐着的人突然抬头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神冷冷的不带几丝情绪。

  那人开口仿佛是想说些什么,犹豫了半晌却转了过去。

  赵信执在雪地上支起身子,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不由得悄声说了句无趣。

  “呆子。”

  那人回头,目光飘飘忽忽。

  “名字?”

  “顾南衣。”

  “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他清楚地看见顾南衣目光一暗,皱着眉像是在回忆些什么,半晌才缓缓开口。

  “亲...人。”

  赵信执看他半天才回应出磕磕巴巴的亲人二字,不由得哑然失笑。“雪地里不冷吗?”

  顾南衣眉目冷冷,牙缝里挤出俩字:“尚可。”

  赵信执心中却不由得想起他皮肤上难以遮掩的寒意,心道怕是年纪轻轻的便得了寒症。

  “进屋坐坐吧。”

  顾南衣坐在地上,犹豫半天没有站起。

  “冻僵在这雪地里,那位亲人若是寻上门来,找不到你...”

  他言语未落,余光却瞟到顾南衣已经站起身来,心道这法子果然有用。

  许是在雪地里坐的久了,那步伐磕磕绊绊的有些僵硬。

  赵信执不以为然笑笑,露出了酒窝,顾南衣愣是看了他好久才转移视线。

  
  
3
  踏进门那刻顾南衣摇摇晃晃,一只脚慢悠悠踩进去,像在棉花上似的,嘴唇微微张合吐出二字。“……谢谢。”

  ——语罢两眼一闭昏了过去,亏得赵信执眼疾手快扶住他往自家床上一砸才保住那张好看脸庞。

  赵信执好容易处置好顾南衣,得空才往床上瞥几眼他动静,心中感叹这名唤顾南衣的呆子真是生的一幅好皮相。

  ——睡着时放下防备的样子更添了温柔,让人没法联想起雪地里那人淡漠神情。

  赞叹之余他却不由得想起顾南衣的寒症,饶是他这身为大夫的也难以治好。

  他去探那人鼻息,睡梦中顾南衣眉头微皱,一肘打向他,赵信执躲闪不及,一声闷哼将顾南衣惊醒了。

  顾南衣坐了起来,头低垂着像是很惭愧似的,坐了半天才从口中憋出一句对不起。

  赵信执忍下疼痛道了句没事,只是眸中泪都快出来的样子实在没甚说服力,顾南衣吸了口气仿佛下了个艰难决定似的,闭眼亲了过去。

  蜻蜓点水般的一下,赵信执差点没爆粗口,憋下脾气问那呆子从哪儿学的流氓技巧。

  顾南衣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声音清清冷冷的带着点冷漠,“宁弈。”

  他刚想开口问下去,顾南衣不紧不慢继续回答。

   “宁弈每次惹知微生气之后都会这么做。”

  赵信执心想真是没法跟这呆子讲普通人道理,惹人生气怎能用嘴来消的?

  又想着初吻被这呆子拿了,奇怪的并没有几分气恼,他寻思大概是呆子长的过分好看的缘故,丢下一句话便想着出去冷静。“那……南衣你就先住在这儿吧。”

  回头又看到顾南衣抚着唇发呆片刻,仿佛回味似的,少爷脾气一下上来了,重重推开门气冲冲奔了出去。

  只留下顾南衣摸索着亲着人的滋味,半天摸不透为什么赵信执只因他一次讨好便气成这样。

  
4
 赵信执坐在桌边,看着专心致志吃着八块肉的顾南衣,有些迷茫当时为什么把这呆子带回了家。

  一身怪癖,少爷脾气,跟尊佛似的。

  顾南衣仿佛感受到他视线,慈悲似的从大碗里抬起头,盯着他迷茫眼神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指碰了碰他嘴角边酒窝的位置才埋头继续吃东西。

  行吧,其实还挺好看的。赵信执心想。

  少爷吃完东西往他面前一推,潇潇洒洒拍屁 股走人。

  赵信执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认命刷碗去了。

  顾南衣拿着叶笛盘着腿轻轻吹着,活脱脱一副超凡脱俗神仙样儿,眼神时不时扫过正在刷碗的赵信执。

  不久笛声停下,顾南衣轻手轻脚走到赵信执面前,语气固执的像个小孩子:“你不高兴。”

  赵信执白眼一翻,心想天天洗碗换谁谁高兴,却听到呆子轻飘飘一句话:“我不想你不高兴。”

  他一时不知是该笑还是如何,心下却生了挑逗的欲望,勾勾嘴角露出个酒窝。“呆子,你为什么希望我高兴?”

  顾南衣歪着脑袋似乎在想着回答语句,半晌认认真真答到:“你,高兴,好看。”“我,喜欢。”

  赵信执被噎着似的,洗碗的手顿了顿,笑容也停滞了片刻,似是不相信所听似的。

  顾南衣似乎有些着急了,吐出来的话语也流利了许多。“你,高兴时候好看,我喜欢。”

  说罢他突然向赵信执伸出手来,把他圈在了怀里。赵信执闷哼几声没反抗,伸手抱住了顾南衣。

  呆子在他唇上落下深深一吻,眸子里第一次开始有情绪闪动。

  然后,轻声笑了出来。

  

5  
  赵信执翻遍药柜没能找到药材。

  过了这年顾南衣寒症怕是又要加重,这样下去恐怕病情无法控制了。

  顾南衣猫着腰坐在凳子上,缓缓开口:“这病人很重要吗?”

  赵信执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没说话,唇边酒窝鲜明可见。

  赵信执拿了个篓子,仔细锁上了门,确保呆子不会出来后才放心大胆往药谷里走去。

  他身后一个人影脚尖点地,轻飘飘飞出去好远距离。

  冬日谷里铺满了厚厚一层冰雪,赵信执拿着根棍子在地上戳戳点点,生怕一不小心掉进哪个坑里。

  找到了。赵信执喃喃自语,小心翼翼靠近边缘,拔下那株植物,眼里尽是欣喜。

  突然一下没站稳,晃晃悠悠快坠下的那刻,身旁一道天青色身影忽地闪出,将他扑到一旁。

  赵信执刚想喊出声,那道身影却如枯叶似的,悄没声儿坠下去了。

  他手里那株植物握得紧紧,像是抓住爱人匆匆逝去的生命。

  
6
  初春。

  冰雪已化得差不多,那姓赵的大夫却倔得很,偏要拖着自个儿没剩几年命的身子去门前扫雪。

  嘴里还喃喃着什么扫干净了南衣就会回来之类的呓语,人人都说这大夫怕是疯魔了。

  可这老头儿天天冲人笑的亲切,人人找他看病也都一律不收费用。

  可就除了一个病吧,寒症。

  可不就是个怪老头么。

(最后艾特我超爱的靓女@津岛 )
(真的不会弄超链接啦呜呜呜)

我是叁拾柒呜呜呜

感觉喜欢的太太不认识我了

所以我要不要把名字改回来呜呜呜

下次见

ooc,文笔渣,勿上升正主。 

 
   他的裤脚被雨微微淋湿,刘海淋得东一块西一块的,仍专注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像在雨中的神明。路过的贾跳舞感叹一句,将伞拍在卫楚肩上。

  “雨挺大的,拿着吧。”

  卫楚迟疑着接过,小声道了句谢谢,看着他的眼神像只迷茫的小鹿。

  贾跳舞莫名被他看得红了脸,嘴上却不客气。

  “看什么嘛,跟个小姑娘一样。”

  奇怪的小孩。卫楚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雨渐渐大了,贾跳舞毕竟是南方人,在风中歪歪扭扭的像棵可怜的小草。

  卫楚一东北人倒是不冷,看贾跳舞摇摇晃晃的滑稽样儿只觉得挺可怜,想了想脱下风衣别别扭扭递给了贾跳舞。

  贾跳舞也没客气,伸手接过道了声谢谢,披上了。

  他利利索索穿好了衣服,卫楚却怎么看他都不是。

  他想了一会才明白问题关键,起身给贾跳舞整了整衣领。

  “歪了。”

  俩大男人距离近到能听见彼此心跳。

  贾跳舞不自在地摸了摸脸,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

  大帅哥的衣服挺热。他想。

  

  “车来了。”

  “那啥…衣服你就别脱了,风有点大。”

  “下次演唱会。”

  卫楚一时没反应过来,张着嘴的样子有点滑稽,贾跳舞却不由得想到了一个词。

  “可爱”。

  “我是说,”少年青涩的声音被冷风吹的有些不真切,“下次nznd的演唱会,你来吗?”

  半天没有回应。

  “…好。”

  贾跳舞松了口气,连着语气也松散下来。

  “mg娱乐贾跳舞,请多指教!”

  

  “卫楚。请多指教。”

  他看着贾跳舞轻轻笑了,映得眼边那颗泪痣鲜活无比。

  “下次见,怪小孩。”句尾声调微微上扬,愣是让贾跳舞觉得这冬天多了几分春意。

  公交车载着乘客驶向远处,卫楚抓着杆子冲他挥了挥手,随车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衣服有点热了。贾跳舞揉了揉鼻子,起身把喝完的饮料瓶扔到了垃圾箱里。

  大帅哥名字还挺好听的。和他挺配。

  心情莫名变得愉悦,贾跳舞在风里一路走着哼着歌,也顾不得是不是跑调了。

  那就下次见吧。

  少年步伐轻快,笑成了一朵花。

  

  

  后记。

  贾跳舞终于还是没有出道。

  那天他点了和大帅哥一个地方的泪痣,用他的话来说还是没有大帅哥一半好看。

  卫楚没来。

  还是有遗憾的。贾跳舞心想。

  比如,那把雨伞没拿回来,衣服也没还给他。

  亦或是,他没说出那句话。

  很久之后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站在雨里的公交车站,身边是卫楚。

  他笑着吻了大帅哥的脸,勾起他下巴。

  “喂,大帅哥。”

  “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

  

  给三瑶的 @不加糖的二瑶瑶瑶瑶瑶

  

  

毕佳是什么绝美爱情我哭

哥哥弟弟太好搞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

幸甚至极

  大概算是生贺。

  认识津岛岛是在醉仙居这个群里。

  当时印象不是很深刻,只知道似乎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后来有一次,开玩笑说我想要一个cp的时候,津岛岛站出来说我可以吗。

  当时我还是一个不怎么活跃的群成员,可以说是一个小透明了。

  我俩开玩笑似的说凑合凑合,最后也就慢慢熟了起来。

  津岛岛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可爱的女孩子,跟她讲话时总是默默在旁边倾听,有时也会插上几句。

  有时候带着爱玩的心情拉她进别的群,津岛岛总是会答应。

  有段时间圈里很乱,互逆的双方撕的很凶。

  负能量爆炸的我去找津岛岛聊天,她总是很贴心的安慰我。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挺厉害的人的。现在也这么觉得。”

  津岛岛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很棒的人,遇到你真的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当时说好的联文我连一半都没有码到,津岛却已经码完了。

  我想去赶着写完,津岛却耐心的说不急不急。

  不开心的时候可能带给津岛很多负能量,真的很抱歉啊。

  

  生日快乐,我爱的小姑娘。

  愿平安喜乐,万事胜意,一生无忧。

     @津岛